主页 > X生活谷 >《思想坦克》后真相时代 >

《思想坦克》后真相时代

《思想坦克》后真相时代

本文作者为西门思,原文标题:当足球员的交易异动碰上假新闻,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Declan Varley 是兵工厂足球俱乐部的狂热球迷,每年夏天,他总是不停地在网路上追蹤每则小道消息,期待知道哪位球星将会穿上兵工厂的球衣。另一方面,Varley 也是一位记者,他想要了解假新闻可以传播得多快、多远,于是他设计了一个实验。

《思想坦克》后真相时代

Varley 虚构了一位叫做 Masal Bugduv 的 16 岁少年,他来自东欧的摩尔多瓦共和国,这是大部分足球迷都不会去追蹤的地方,以免他的实验太快被拆穿。 Varley 形容 Bugduv 是个「强壮,但不足以成为超级英雄」的球员,因为虚构的情节不能偏离现实太远,所以 Bugduv 在摩尔多瓦国家代表队里较常担任助攻的角色,而不是每场都能踢进球的明星。

接着, Varley 利用他记者的才能,将一篇又一篇类似报导的文章贴到公开网站上,他没有用太华丽的文字,只是平铺直叙地写出宛如真实的比赛过程,他甚至为此虚构了一家摩尔多瓦的报社,在维基百科里建立 Masal Bugduv 的条目,还为他虚构了一位经纪人,「我不能透露和兵工厂的会谈细节,但是 Masal 很开心自己可以和这支伟大的足球队连在一起。」这位名叫 Sergei Yulikov 的经纪人在杜撰的新闻里说道。

慢慢地, Bugduv 的故事似乎得到一些注意,于是 Varley 开始下一步计画,他将 Bugduv 若有似无地和兵工厂队扯上关係,很快地 Bugduv 的名字开始在网路上传播开来,一开始所有消息的源头当然都是 Varley 的文章,但故事似乎慢慢有了自己的生命,开始自行繁殖。

「人们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 Varley 说:「人们渴望在他人面前呈现出无所不知的样子,而不想承认你对这些一无所知。」

Varley 的「实验」最后当然被拆穿了,但是那时他的虚拟球员已经登上《泰晤士报》,在「足球界的明日之星排行榜」中名列第 30 名,还有知名足球杂誌《週六来临》(When Saturday Comes)和网站 Goal.com。

Declan Varley 的实验获得巨大成功,这点或许足以令人反思,但更令人惊讶的是,这场实验发生在 2008 年,远在当今有关假新闻的议题开始为人所注意的十年之前,因此 Varley 将 Bugduv 称为「史上第一位后真相(post-truth)足球员」。

如果 Declan Varley 的实验还不够令人印象深刻, Sam Gardiner 的故事也许更能让你好好思考。

Samuel Rhodes 是个小有名气的独立记者,专门报导足球界的消息,他在推特上的照片是个有着一头金髮、蓝色眼珠和英俊外表的中年男性,他会不时上传球员专访、比赛分析和小道消息,据说他的报导曾经登上《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他的推特有超过两万名跟随者。

但其实这一切都是虚构的,真正在幕后写出这些故事的是 Sam Gardiner ,一位只有 17 岁、住在北伦敦的男孩,而这一切只是为了证明自己。

「当我 15 岁时,我开设了自己的推特帐户— Sam Gardiner ,兵工厂队球迷,但是没有人认真看待我。我只有 300 位跟随着。没有大人会听 15 岁男孩的话,老实说,我不会怪他们。但是我真的觉得很挫折,因为我热爱足球,我喜欢讨论足球,我只想要让越多人听见我的意见。」 Gardiner 说。

Gardiner 细心研究在社群媒体上发言的策略,哪支球队的球迷不停在寻找下一个救世主,哪支球队的球迷喜欢签下顶级球员,哪支球队的球迷总是想花大钱,这让他的跟随者迅速攀升。2012 年 11 月, Gardiner 说自己有来自切尔西足球俱乐部的消息,说 Roberto di Matteo 教练将会被炒鱿鱼,这件事果然成真,让 Gardiner (或者说 Samuel Rhodes )更显权威,但事实上只是 Gardiner 瞎猫矇到死耗子。就像是 Declan Varley , Gardiner 也说自己不是出于恶意。

随着社群媒体的蓬勃发展,每个人都可以侃侃而谈,不需要任何资格条件,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在网路上传播难以证实的小道消息,有时候就连球员本身也在中间参了一脚,透过社群媒体发布一些暧昧的讯息,让球迷任意揣测,或者也为自己在球队间製造出更高的身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