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绿生活 >《思想坦克》向全媒体转型的台湾公视 >

《思想坦克》向全媒体转型的台湾公视

《思想坦克》向全媒体转型的台湾公视

本文作者为罗慧雯,原文标题:向全媒体转型的台湾公视,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在网路使用为主的今天,主流媒体的识读重要吗?阅听人都改用手机、平板、电脑,不再守着电视机或看报纸,这时谈主流媒体的问题有人关心吗?

不实验不知道,「公视 P# 新闻实验室」五月中旬上线后,即陆续推出两部名为「记者真心话系列」的网路短片,两部都是甫推出就被网友疯传,短短几天就创下上百万观看次数的纪录。第二部还因为主题是「红色渗透」,推出没多久就遭片中指涉的媒体以头版的大版面来批评。

《思想坦克》向全媒体转型的台湾公视

此外,除了按讚之外舆论也出现不同声音。有人说公视中规中矩做电视新闻专题就好,何必学网红拍网路短片?还有人说公视财源来自纳税人收入稳定,製作短片批评商业媒体有失公道。更有人说公视谈红色媒体就等于是有特定政治立场,违反公视客观中立的原则。

公视短片引起的争议必须从全球公共媒体的发展趋势以及台湾在地的发展脉络来解析。

在台湾被称为公共电视的制度,在国外称为公共广电(public broadcasting)或公共服务广电(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PSB),通常以集团的规模营运,而集团成员有电视台,也有广播电台。公共广电的财源主要来自执照费或政府预算,也有混合公家财源和商业赞助的模式。无论其财源如何,其主要特徵都是独立性,不为政府或政党服务,也不以营利为目的,提供公民必要的资讯与多元节目,服务公共利益。

《思想坦克》向全媒体转型的台湾公视

随着技术的变化,在国外学术界和业界中, PSB 的名称已被公共服务媒体(public service media, PSM)或公共媒体(public media)的名称所取代。原因在于因应新兴传播平台的出现与普及,公共广电组织将服务範围从传统的广播与电视扩充至新媒体(例如网路与行动装置)。

而重视公共广电的国家,也早就针对使用不同载具的阅听人提供「全媒体」的服务,并尝试以新的叙事方式和阅听人沟通。例如英国公共广电 BBC 于 1997 年推出网路服务, 2012 年成立新闻实验室,2015 年推出新媒体实验室「BBC Taster」,测试新技术,包括虚拟实境 360 度影音、互动式短片、360 度沈浸式音效、图像电台广播、资料新闻报导等,也孵化说故事的新方式。

公共广电的创新不仅是为了服务阅听人,也有做为产业领头羊的意义,一旦公共广电实验成功,其他业者也可跟进同样模式,以降低商业媒体实验新模式的风险。

在全球公共广电转型全媒体的风潮下,台湾公视也于今年五月中旬推出「P# 新闻实验室」,以新的数位叙事方式,提供阅听众更多即时、具互动性的数位报导,包括图文、懒人包、直播、数位专题等。

其实在新闻实验室成立之前,公视也在戏剧方面实验新叙事。例如取材自作家吴晓乐的同名小说《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就有游戏「孩子 KIDZ」的跨媒体叙事。改编自直木赏作家陈舜臣同名作品《愤怒的菩萨》,也推出数位叙事官网,运用 360 度环景拍摄技术保存为拍摄所搭建的戏剧场景,让观众能在官网上以 360 度的视角体验剧中情境。

上述网路疯传的「记者真心话系列第一部─七分钟看懂媒体乱象五大关键」,即是「P# 新闻实验室」首波作品之一。这部影片的特色之一是,主讲人并不是正经八百的主播,而是台大新闻所学生,影片运用资讯视觉图表、新闻资料片、网路语言,再加上后製特效等新叙事方式,成功吸引了网路使用者的注意力,创造破纪录的触及数及分享数。

若从台湾吧、眼球中央电视台、卡提诺狂新闻、博恩夜夜秀等人气网路频道来看,可能很多人会以为公视的新闻实验室不过是採取已被网友广泛接受的叙事方式、跟上这波和年轻人沟通的网路新浪潮而已。但笔者认为这两支短片的主题,才是影片被热烈分享的主要原因。为什幺台湾的新闻台家数是全球第一,但台湾阅听人看到的新闻却这幺同质,且内容这幺琐碎?台湾的媒体结构相较于其他国家有何特殊的问题?影片探讨台湾媒体问题并尝试提出解方。

回顾公视建台二十一年来脍炙人口的好作品,哪一部不是回应社会的期待与关怀?以今年叫好又叫座的戏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为例,讨论的主题是随机杀人、思觉失调症与媒体困境。其引起广大迴响的原因就在于戏剧主题凸显台湾当代社会的问题。

《思想坦克》向全媒体转型的台湾公视

换句话说,也是回应社会对治安,对思觉失调症等等的焦虑。

如果连公视都不敢揭发黑心商品,还有其他媒体能做吗? 当然,「新闻实验室」的成功与否也需要更长期的观察,关键在于是否能真正突破同温层,并且展开更深刻的社会对话与行动。


上一篇: 下一篇: